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028-85098422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信息 > 详细内容

在困境中传承民间艺术

来源:http://www.frmwh.com/news/83.html 发布日期:2018-10-25

不上星,也没有赞助厂家和广告客户,2008年,一场“谁不说俺家乡好”山东地方文艺大赛,却给山东电视台带来了久违的成就感。面对琴书等几十种早已淡出公众视野,连专家专程采风都“采”不到的民间文艺汇聚一堂,很多老评委在现场泪流满面:没有一份执著的热情和坚持,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流传到今天?


“纯学术类的活动可以传播文化,《中华达人》这种娱乐的方式也可以传播文化,而且更为广阔,更让人喜闻乐见。”**出任娱乐节目评委的“百家讲坛”名师纪连海说。


“原汁原味”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


然而,当民间文艺登上电视荧屏,“原汁原味”就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。


来自山东唢呐村一家19口,原来吹得最上口的是《喜洋洋》,结果舞台上一人扣一顶毡帽,改吹周杰伦的《牛仔很忙》了;地道的绛州鼓乐应该是头扎毛巾、赤膊肥裤地在田间地头敲,为了上电视,小伙子们第一次被套上黑色紧身衣,在舞台忽明忽暗的镭射灯光映衬下,原生态的“土”早就变成了另类的“酷”。


“为了争取到更多的观众,特别是让年轻观众喜欢,所有这些乡土题材都用娱乐视角和现代科技‘包装’过了。”


观众参与度高了,可一切也都变得不可操控了。谁最终能得到基金的扶植,是华阴老腔、绛州鼓乐这样令人耳目一新的‘非遗’,还是胖胖艺术团、搞笑大爷这样的‘纯娱乐’?是一直坚守民间文艺这块清冷的阵地,还是在收视率的进逼之下逐渐变身一档热闹的娱乐节目,《中华达人》的前途还不得而知。


市场化也是民间艺术自救之路


是否真的有一些民族文艺作品已经失去了存在的土壤和价值?它们的归宿在哪里?


在中国,每分钟都可能有一位老艺人、一门手艺或一首民歌消失,每秒钟都可能会有一幢老房子被拆掉。


郭德刚的相声、赵本山的东北二人转,这些一度萧条的民间艺术因为电视、网络和春节晚会的传播而红遍全国,滑稽戏、杂技等在海外赢得了极高的声誉而使得国人更加关注。有了成功的经验,原本退居一隅自娱自乐的民间艺术纷纷开始考虑市场化的问题。


2005年,白先勇的青春版《牡丹亭》在一片争议声中进入市场,却得到了年轻人的热捧,不仅救活一个剧院,也让昆曲这个剧种“起死回生”。4年后,自称“昆曲义工”的白先勇又把青春版《玉簪记》搬进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。此外,一项包括北大昆曲展演、经典昆曲鉴赏课程、青年昆曲人才培养、数字昆曲计划等在内的“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”也随之启动。


在很多业内专家看来,对民间艺术的漠视,并不能单方面责怪年轻人忽视传统。民间艺术就应该是属于大众生活的,而很多时候,我们却习惯把民间艺术当成是一种“反映文化需求的摆设”。


据悉,《中华达人》节目之外,组委会及导演组还将对优秀节目进一步策划包装,经营开发中国地方小戏剧场,借鉴“百年**粮仓”昆曲表演的经验,让观赏中国古老地方小戏成为一种生活时尚和文化时尚。

相关标签: